文明之美看东方|中国上古文明进程中的三星堆古蜀文明

可是高大伦专家却表示,三星堆遗址当中也并不一定必须要有自己的文字,毕竟当年周武王建立朝政,他们也在延续商代的文字系统。

无独有偶,揆诸三星堆遗址出土的众多青铜人像的发式(包括冠冕等发饰)(图1),可谓与之若合符节。

它们是文字?是族徽?是图画?或是地域性宗教符号?也许,其中某些部分具有文字意味?毫无疑问,巴蜀图语的破译,一定会对解开三星堆之谜起到极大的促进作用。

公元前2070年的历史可以说是传说了,而且还没有文字记载。

该书其后又详述杜宇王国时期的疆域以褒斜为前门,熊耳、灵关为后户,玉垒、峨眉为城郭,江、潜、绵、洛为池泽,以汶山为畜牧,南中为园苑。

如果埋藏年代是在公元前1100年至1050年之间,这个年代是非常值得注意的。

有人产生疑问,三星堆是不是外星文明?其实,在全世界范围内,古代文明都会对神明的眼睛和耳朵进行夸张,以此表现其具有人所没有的超常感知能力,能够预知一些事情,这是人类的一种祈福或者心愿。

只是由于分布在中原的汉民族实力过于强大,从而让其他地区的文明湮没融合在大一统的中华文明之中。

这么多年,我遇到的四川人都是移民后代,那么究竟有没有老四川人呢,我觉得应该是有的,大部分可能居住在比较偏远的山区,比如少数民族聚集的甘孜州、阿坝州、凉山州的某些地方。

星堆这个名字又一次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不少年轻的网友也提出了这样的问题。

文明的时间线据考古发现三星堆文明距今已有5000至3000年历史,最近考古人员陈显丹先生等在四号坑取了数十份碳14的标本样品,进行碳14的测定,测定发现是距今公元前1199年到公元前1017年之间。

场速只对特定场内的事物有效,如日月、地球、北斗七星,都属于同一场,用场速,信息到达月球用不了一秒,基本是同步的,而到达上述其他星球,则需要几秒到到十多秒不等。

但这个事儿你懂的,不方便展开来讲,吃瓜群众就没必要参合了。

所以我们也不能对三星堆是否是文明妄下定论,只能说暂时没有发现文字资料。

《山海经》里对太阳树的描写、对人立目的描写都太过泛泛。

仿佛从天而降,又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关于三星堆,很多人脑海里的第一印象,通常就是那几个相貌奇特的青铜器。

出土的青铜神树残件修复后高近4米,高度超过一层楼,重量高达近800公斤,如果完整重量可能会超过一吨,此重量甚至超过我国现存最大青铜器,国之重器后母戊鼎。

这种相似性反映了两个遗址共同的原始宗教信仰或类似的宗教仪式规范,昭示了两个遗址间紧密的传承关系。

上篇文章也已经讲过了,三星堆文明,或者说古蜀国,扩张性是非常强的。

西汉经学家孔安国在《尚书》中曾经对这个字进行过解释::酓,桑蚕丝。

两地相隔那么远,为什么会出现在东方的中国。

除了这些,考古专家们在三星堆遗址当中所出土的众多青铜器,不仅数量众多,而且个个都造型奇特,体型巨大。

星堆给世人带来的惊喜还能持续多久?考古工作者正试图用阶段性考古发掘的成果,把这个答案补充完整。

谢谢大家耐心的看完,如果有喜欢历史的小伙伴,可以继续关注小阳的文章。

不过从长时段总体历程而言,以中原为核心的华夏对古蜀文明的影响明显呈现主导地位,尤其是上述尊罍盘、铜牌饰和牙璋等以青铜等贵重原料制作的金玉礼器,作为华夏政治文明上层建筑的精英文化器物,是政教互动融合乃至传播渗透的物化坚证,强烈地揭示了上述主导地位,预示着三星堆古蜀文明与华夏文明互动的日渐强化和加深,必将导致二者融为一体的历史趋势,成为接踵而至的中华文明多元一体格局的重要组成部分,这是由东亚大陆地理历史条件决定的中华早期文明历史进程的必然结果。

我们过去的历史学和考古学,一直未能摆脱中原中心论的桎梏。

器形除二期常见的小平底罐、盂、高柄豆、圈足豆、缸、瓮等外,新出现有尊形器、觚形器、形器等。

而距今**5000**年前左右的成都平原,据现代考古发现,当时还处于新石器时代,而**4800**年前的三星堆文明,却已是跨入了青铜时代,**这说明三星堆人极有可能是外来文明**,三星堆的先人进入四川盆地后,才为成都平原带来了先进的青铜冶炼技术。

那么问题来了,殷商有甲骨文,而这个政教合一的文明持续了千年之久,为何却没有留下任何文字??历史书籍上对三星堆文明根本就没有记载,传说中的古蜀王蚕丛、鱼凫和三星堆有关系吗?或者三星堆文明压根就不是所谓的古蜀国。

至于那些为世人所惊叹的青铜器,则是从二期、三期遗址中挖掘出来的。

比如,三星堆的青铜器制造水平明显要高于同时代的中原地区,很可能中原的铸造工艺更多地受到了三星堆的影响而不是相反。

古蜀文明和其他所有农耕文明一样,崇拜太阳,太阳带来了温暖与光明,带来食物与生命。

世界上主要的古老文明,都不约而同地拥有类似图案:生命树、万字符、衔尾蛇等图腾。

中山大学人类学系考古学教授郭立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