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词:“汉语拼音之父”

(//inews.gtimg.com/newsapp_bt/0/12320310931/1000)失去了恩爱的妻子,让他没有闲下来,只希望用工作来缓解妻子离世的痛心。

原始文字是不成熟的,它不能全部记下我们想说的,尤其是虚指,有些部分要靠你自己记。

又是漫长的3年,周有光和他的同事们辗转多个国家,参与国际会议。

**汉语拼音之父周有光去世**2017年1月14日,我国著名语言学家、汉语拼音之父周有光去世,享年112岁。

只是夜深醒来再想起相继离去的亲人,还是不免哭泣。

人们说,这俩老头:红茶电脑,两老无猜。

江苏常州青果巷出了三位致力于文字改革的著名学者:赵元任、瞿秋白、周有光。

我上大学的时候,北京的英文称呼还是Peking,现在变成Beijing,就是被世界认可的结果。

他的一生充满传奇,早年专攻经济学,曾留学日本并在美国工作,还与爱因斯坦面谈过。

解读出来是日文,美国懂日文的人多得很;美国的电报,日本也能解读,解读出来不知是什么语言。

’领导回答说:‘这是一项新的工作,大家都是外行’,就这样,我离开了经济学界,到了语文学界。

我就约了两个朋友,一个是音乐家,一个是苏州大学的教授,我的朋友,他研究吴语的水平很高。

外国也是这个情况,特别日本很明显,因为日本是汉文化,跟我们一样。

2017年1月21日,湖北宜昌,在火车东站准备回家过年的候鸟们。

中学毕业后,周有光考上了上海圣约翰大学,后来又改入光华大学继续学习。

朱立侠采录时年105岁的周有光先生。

曾担任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政协教育组副组长等职。

一个人的威望声名,和寿命确有莫大的关联。

文字入门是更加容易,但文化程度提升就难说了,中国文字讲形意结合来传递文化信息,所谓的文化,并不是用外来文化推倒自己的文化,这样会造成文化的混乱。

参加完文字改革会议后,周有光正式改行,真正把经济学丢开,把全部精力放在语言学的研究上。

他曾有高薪工作,周游列国,又因文革被下放农村,走过充满动荡与不安的世纪人生路,老人依然阔达,并勤于学习——上世纪80年代末用中西文打印机打字;互联网时代他是网民;21世纪他开始接触智能手机。

这是自己也想不到的变化。

但是人间寂寞,那个长寿的老人等不及了,已去天国与允和先生相会了。

这项提议通过后,三年的时间,周老为汉语拼音的研究付出大量心血。

我当时就说这个文字语言学是我业余搞的,我是外行,不行的。

储师竹、刘天华都是游艺课里面出来的。

所以,说他们是特务也不冤枉。

周有光曾这样回忆道,当时我说:‘我是业余搞语言学、文字学的,我是外行,留下来恐怕不合适。

人民文学出版社供图像很多认识周有光的人所说,这位老人很喜欢与来宾聊聊新闻、聊聊天下大事,同样,他也跟这位编辑聊聊语言学方面的问题。

这是自发产生的?周有光:我看你们可以自己随便创造,也可以尝试老的办法,自然模仿,也可以把它规定下来,甚至可以用五线谱把它记下来。

令人好奇的是,周有光1955年10月才正式进入文改委,此前是经济学者,为何文改委让一位外行来主持汉语拼音方案工作?周有光先生的贡献究竟在哪里?凡此种种,值得一番梳理。

然而,这需要时间悉心培养。

D.周有光在学术上积极探索,他认为青年人搞学术就要有对世界的好奇心,并由此展开对这个世界的认真思考。

我的印象,爱因斯坦非常友好。

周有光夫妇与著名作家沈从文夫妇在《逝年如水—周有光百年口述》一书中,周有光回忆了他与张允和的相识相恋。

《汉语拼音方案》公布以后,全国扫盲工作上了一个新台阶。

年,周有光代表中国出席国际标准化组织在华沙举行的会议,提出采用汉语拼音方案作为拼写汉语的国际标准的议案。

比如,周先生回忆中讲到农本局,我问过学经济的人,也不甚了了。

为了追求真理,周老欢迎读者对他的文章提出批评。

今天整个沪宁铁路上没有什么分别了,我们那个时候完全不一样。

周有光1906年出生,早年专攻经济,近50岁时半路出家,参与设计汉语拼音方案,被誉为汉语拼音之父。

当时拼音方案委员会一共有15个人,由几个大学的语言学家组成,而具体工作则由叶籁士、陆志伟和周有光三个人负责。